《人生果实》:成功运用3种蒙太奇手法,午夜电影院精彩呈现治愈人生的真谛彭以曼

admin 电影购票 2020-05-12 09:38:28 22

怎样的晚年才让人向往?我想,绝对是纪实电影《人生果实》里面的津午夜电影院端夫妇,他们的人 生让我砰然心动,这对相伴65年的老人,被人称之为“现代陶渊明”。


《人生果实》午夜电影院由伏原健之执导,是根据津端夫妇真实生活拍摄而成的纪录片,于2017年1月2日在日本上映,时长91分钟。影片中汇集津端夫妇的感情、生活、梦想等元素,画面贴近现实,非常治愈人心,豆瓣观影者午夜电影院给出高达9.5的评分。


日本导演伏原健之是新闻工作者出身,他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津端夫妇的报道,特别触动,很想将他们的生活纪录下来,试图给当代饱受生活折磨的年轻人观看,以此来治愈他们破碎的心灵。在拍这部纪录片之前,他给津端夫妇写信表达自己的想法;一午夜电影院开始两位老人并未同意,在写到第四封信以后,两位老人被打动,后来就有了这部温暖治愈的纪录片。


伏原健之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在给新闻报道做策划方案时,经常看到一些高龄化的问题,结论很阴暗、很痛苦,让人看不到将来,感觉到不安;这种内容光看就让人感觉很阴郁;偶然在新闻报道中看到关于津端夫妇二人的介绍,就觉得原来有这么棒的爷爷奶奶啊,想着有朝一日拍摄这两位老人的生活,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契机。”


津端夫妇已经相伴65年之久,在拍摄这部纪录片时,丈夫修一90岁,妻子英子87岁;导演通过镜头将两人相处中细腻的情感、积极的生活态度、以及人生经历娓娓道来,像是一首让人如沐春风的散文诗,治愈那些为生活奔波的疲惫身心,领悟人生的真谛。


与别的纪录片不同的是,伏原健之导演没有按照时间顺序平铺记录,而是别出心裁运用蒙太奇手法表现,采用分段交叉、时空交错的叙事模式,将“现实”与“回忆”巧妙联结,完整诠释出津端夫妇人生经历,将过往与当下互为对照,相互衬托,扣人心弦;尤其津端夫妇面对人生挫折时,两人积极的生活态度令人动容。


因此,我将结合电影《人生果实》的内容,解读影片中“蒙太奇"的表现手法以及独特魅力。


01、蒙太奇在该影片中有何魅力?

“蒙太奇”在法语中是剪接的意思,俄国将它发展成电影中将镜头巧妙组合的理论;一般包括画面剪辑和画面合成两个方面;它能够让电影的情节在时空中自由转换。导演可以根据电影的主题思想,记录不同的画面,能过剪辑,完成整个影片内容的构思;让剧情内容产生连贯、对比、联想、等快慢不同的影视节奏及不同含义。


蒙太奇理论的创始人爱森斯坦,他在《蒙太奇论》里写道:“两个蒙太奇片段的对列不是二者之和,而更像是二者之积,因为在对列结果的质上永别有别于每一个单独的成分。”


近些年,影视艺术的发展迅速,蒙太奇已然是电影人进行创作时,运用的最基本的艺术手法与思维方法。


《人生果实》虽然是一部纪录片,但是,导演伏原健之在将津端夫妇生活精准还原真实的情况下,结合蒙太奇手法的成功表现,让原本平淡的生活注入了诗意与热情,将不同的叙事镜头内容用蒙太奇进行组合,呈现两人在人生中曾遇到的种种挫折,让所有情节与电影片名《人生果实》呼应,赋予了电影丰富内涵,全面渲染影片氛围,对观影者制造情感共鸣,获得别具一格的艺术效果。


在我看来,导演伏原健之通过蒙太奇剪辑手法,目的是让观影者被津端夫妇相守相爱的故事打动,同时能够明白人生中所有的收获,与他们在面对挫折时、面对彼此时的态度有至关重要的关系,将人生比喻为四季,春天播下种子,冬天才能收获丰硕的果实,这便是影片所呈现主题。


02、3种”蒙太奇“表现手法:完整呈现津端夫妇人生经历的同时,凸显“人生真谛”的主题

电影蒙太奇,是当下电影艺术中,是最为主要的叙事手段与表现手法,可以细分为很多种类型。在这部影片中,导演伏原健之主要运用的是交叉蒙太奇、复现蒙太奇、隐喻蒙太奇,通过这3种表现法法,将津端夫妇过往经历与当下生活完整呈现,同时也精准诠释该影片的主题——人生真谛。


① 交叉蒙太奇:呈现修一与英子的过去与现在,折射两人始终如一的生活热情

交叉蒙太奇,是将不同地点,不同时间的发生的两条线或者多个情节迅速而纷杂的交替剪接在一起,两条线会相互影响、相互依存、最后汇合在一起,呈现主题。


在影片中,英子会与镜头外的导演交谈,回忆她与丈夫修一年轻时经历的事情。导演根据英子回忆时的语言,将英子与修一年轻时的人生经历呈现。


英子回忆过去时,坐在家里的长桌边,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平静的讲述过往,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紧接着,画面切换到与回忆内容契合的多张照片,英子的声音却依然在。让观影者通过照片构想当时情境 ,引发情感共鸣。


通过以上方式所呈现的画面,观影者可以了解到,修一是帆船爱好者,英子父母是开酒馆的,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修一带着帆船队的队员,在英子家的酒窖里借宿,两个人也因此结缘。两人结婚时,连仪式都没有办,当时家里的经济情况窘迫,然而,当修一想要一条帆船时,英子背着修一将自己的和服全部当掉,实现了修一的心愿。


同时,修一也是知名的建筑设计师,在日本的高藏新村进行重建时,修一给出的是将自然与房屋相结合的构想,被团队反对之后,他就在高藏新村买下地皮,建造了今天所住的房子。导演通过修一与英子过往的经历,侧面说明两个无论在贫困的生活条件下,都充满对的生活热情,与面对命运给予的各种难题时,彼此照应,默默坚持,这样的相处方式,是他们一起走过65年的根源。


英子与修一现在的住所,是由杂树林、果树林、主房、农活小房、田地组合而成,是根据日本建筑之父安托宁.雷蒙德的房子改造,宛若世外桃源。


英子回忆的画面结束以后,导演呈现的是英子与修一当下生活的画面,经常会看到他们一起在田地里浇水、在果树上采摘果子、去集市上买各种食材回到家,用心做各种样式的糕点。


在影片中,英子与修一当下的生活方式与过去的人生经历不断交替出现,导演通过这种交叉蒙太奇的剪接方式,全面渲染影片氛围,相当于将英子与修一当下的诗意生活,剖析了原因;让观众羡慕英子当下生活的美好,了解英子与修一曾经过着颇为艰难的生活,明白他们当下的一切,与两人积极的人生观和热情的生活态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格里菲斯的审美效应认为:


影片的叙事结构是以平行、交叉方式连接为一个整体。镜头的景别与角度的变化,省略了事件过程中不必要的部分,使叙事简明,突出人物的关系与人物在事件中的心态和个性,富于戏剧的张力,更具有电影叙事特有的视觉节奏整体。


在《人生果实》中,导演运用交叉蒙太奇艺术,将英子与修一的生活,通过过去的困难与当下的惬意完整呈现,让观影者自如地穿梭于两人的过去与现在,领略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时,要相互支持,不断向前、充满热情的人生态度。


在我看来,导演通过蒙太奇手法,是将人生寓意果实,诠释了想法是种子,生活经历如同是人生的养分,抱着积极的态度,慢慢来,终将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完美呈现何谓人生真谛的影片主题。


复现蒙太奇:多次出现的旁白,凸显修一与英子生活中蕴含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影片中某个意象、某个镜头、某句对白重复展现,则称之为复现蒙太奇。这样的手法,巧妙将多个剧情进行联系,使影片的意境由淡变浓,艺术感由弱变强,午夜电影院从而很好的进行刻画人物特征,深化影片主题。


在这部影片中,运用到复现蒙太奇的手法是修一与英子一起劳作的全景镜头、果实的的特写的镜头,旁白,这些内容的反复,使整部影片更具有张力。尤其是影片中经常出现的那段旁白,在影片的开始和结尾进行了首尾呼应,可以说是这部影片的点睛之笔,也对应着该影片的片名——《人生果实》。


影片中旁白的内容为:


风吹枯叶落,落叶生肥土,肥土丰硕果。孜孜不倦,不紧不慢。


这句旁白在影片中一共出现过六次,每次出现时,都代表着修一和英子人生的不同经历,恰当反应出两人在对面这些人生经历时,一如既往的人生态度。


第一次出现,此刻是播下植物种子的时期,万物生机勃勃,修一和英子正在地里为已经播下的种子浇水,将过往收集的枯黄落叶撒在土地周围,细心地为没生长出来青菜的土地施肥。


第二次出现,此时是硕果累累的季节,果树上已经有了很多水果,修一正在负责采摘,而英子拿着装着水果的篮子,在果树下,伸手去接修一递过来的水果。


第三次出现,是修一在高藏新村买了一块土地,在别人不认可自己方案的情况下,准备建造理想中的房子,这座房子就是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当时,两个人正在那块土地上忙碌着。象征为这栋房子的“种子”。


第四次,是修一家后山上的橡树林,40年前这里是一座荒山,在修一的建议下,当地的校长带着学生进行植树实战,当年种下的小树苗,现在已经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象征着每一个人都能够打造自己向往的森林。


第五次,是修一在生前给精神病院设计的建筑图,已经得到认可,并正式开始进行建设。侧面说明,修一年轻时方案被拒绝,但从没有放下将房子与森林结合的想法;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完成了这份设计图,开始建设相当于他的梦想得到圆满。


第六次,是在影片的结尾,英子一个人在地里干活,以前修一做的事情,她现在也在做,做得慢,但没有停下,一点点的进行着,修一的离去,她虽在悲伤,却没有沉溺悲伤,不会的事情慢慢在做,从未丢失对生活的热情。


这句充满诗意又治愈人心的旁白,在每段剧情为观影者提供思考的意境 ,足可以看出导演的良苦用心。通过复现蒙太奇的使用,贯穿影片中的重要剧情,将修一与英子的人生态度,通过两个人的相处细节呈现出来,让观影者对人生真谛感同身受。


过去的经历,成就了今天的灵魂;就像春天播种,只要耐心等待,秋天就会有收获。因为对人生有着满满的热情,生活有条不紊的前行;所以,不惧命运给予的所有刁难,心中有爱,每一天都充满诗意。


在《论电影的编剧-导演和演员》一文中,前苏联著名导演普多夫金指出:“电影艺术的基础是蒙太奇”。


导演运用复现蒙太奇手法,成功搭建出整部电影的结合,通过旁白将影片的主题结合各个剧情一一呈现,让我们明白,生活中的一切就像是大自然的植物一样,播下种子,耐心等待就会有收获,不能丢了对人生的热情。同时,蒙太奇的手法升华了影片的主题,为观众塑造了真实又治愈的意境。可以说,蒙太奇手法的成功运用是这部电影的灵魂。


③ 隐喻蒙太奇:通过特写镜头,隐喻导演在影片中呈现的主题

隐喻蒙太奇是通过两个境头之的交替或者两组镜头的交替组合,将人物行为与大自然的景观并列、对比、将大自然景观赋予人格化的暗示,表达导演的创作理念,当下的电影艺术中,很多创作者已将两个境头的并列连接的叙述,升级为两组对比镜头在全片叙述时间隔和交替呈现。


爱森斯坦说:“隐喻蒙太奇就是把创作者要表达的寓意或感情植入到影片中的某个镜头或场景中,通过镜头或场面的对列,达到创作者的表现意图。”


《人生果实》中,导演伏原健之在多个场景都成功运用了隐喻,使影片的氛围更能引发观影者情感共鸣,我们不妨一起欣赏以下2处情节。


第一处是修一离世时,英子的悲伤情绪表达:英子独自一个人站在门外,看着挂在院子里的小彩旗,强忍悲伤说,修一生前很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这是我的两个女儿挂满的,说是来欢送爸爸的最后一程,我不能悲伤,修一喜欢我笑的样子。这是英子对修一爱的升华,她很庆幸修一没有任何痛苦的离开;小彩旗意味着,修一的人生是绚丽多彩,没有遗憾的。


第二处是院子里给鸟饮水的小水盆破裂:修一去世没多久,院子里面的小水盆裂了,在家陪着英子的女儿大声告诉妈妈,并说了一些消极的话,英子没有去看那个小水盆,而是淡淡的说,多想些积极的东西,就当它是时候到了。这是英子对修一离开释怀的隐喻,侧面说明她对生活的热情从未变过。


爱森斯坦在《蒙太奇在一九三八》一书中指出:“把无论什么镜头,对接在一起,它们必然会连接成从这一对列中作为新质出现的意象。”


在《人生果实》中,导演正是精准地运用了隐喻蒙太奇手法,给影片赋予了更为深刻的内涵,增添了非凡的艺术魅力,使影片产生治愈心灵的效果。


总结一下:

在《人生果实》中,导演巧妙运用了交叉蒙太奇、复现蒙太奇、隐喻蒙太奇,完整呈现了修一与英子的人生经历,比如,他们年轻时彼此支持、不畏艰难;晚年时的相互尊重、充满活力。同时,通过影片中经常出现的旁白,刻画了两人的性格特点和对生活的热情,这种表现手法,不仅仅是影片叙事技巧的安排,更是表达生活真谛这个主题的需要,让观众通过剧情内容,领悟到“人生真谛”的深刻内涵,这也是影片所表达魅力价值及现实意义。


分享: